萌后驾到,大王听宣!(木芙蓉)_萌后驾到,大王听宣!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

萌后驾到,大王听宣!小说介绍

《萌后驾到,大王听宣!》是木芙蓉原创首发的东方玄幻,木芙蓉的小说万夜之主最新章节全文阅读,请随时关注免费小说网烟雨彩虹文学网


小说名字:萌后驾到,大王听宣!

小说简介:

她是21世纪国际财阀的继承人,一朝被害身亡,穿越成为相貌身世与自己离奇相似,却在出嫁前日被大王一纸入宫诏书吓死的相府二小姐。妹继姐责,以承后位?都是修炼千年的狐狸,去就去,谁怕谁!只是,为什么这剧情发展有些不对?谁能告诉她,那位传说中嗜好酷刑残暴无比的大王,为什么是这样一只情商缺货智商欠费还重度缺爱的蛇精病大王?!
王后要复仇?把仇人都给寡人拖出去煮了!
王后要宫斗?把宫妃都给寡人拖出去炮了!
寡人的王后,只能是寡人的,只可想着寡人一人,只可恋着寡人一个!
王后怒:摔!这人还能不能好了!

小说作者:木芙蓉

小说字数:15.31万

小说类型:古代言情

最新章节:第74章 东门儒生(2) (2022-05-28 05:03)

萌后驾到,大王听宣!最新章节试读


  赵全福刚走到寝宫外,芙蕖连忙停止磨盘一样打转的脚,连忙迎上来。她面上的笑容带着一丝忐忑,两分尴尬。

  她斟酌地道:“赵总领,你看是不是应该叫个御医来?”

  赵全福看着她那副窘迫得恨不能钻到地里的模样,笑道:“御医就不用了。”大王略懂把脉,娘娘若有妨碍,大王一把便知。若真有问题,早该传御医了。倘若娘娘的身体真有那般娇弱,大王就该暗暗叫苦了。

  想一想适才大王那张黑漆漆的脸,赵全福心有戚戚地摇一摇头,虽然他是个被去了势的残缺之人,但是大王之苦,他本能地有些感同身受。

  做到一半发生这种事,可怜!

  意识到自己有了大不敬的想法,赵全福连忙把乱七八糟的思绪踢出脑海之外。当着芙蕖的面,他叫来一队宫廷侍卫。

  “大王有令,今日汤池值守之人——斩!无赦!”

  芙蕖的脑袋嗡地一响,眩晕了起来。只听赵全福时远时近的说话声,道:“芙蕖姑娘,跟咱家一起送她们一程吧。”

  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拖动毫无知觉的腿,和赵全福一起重回汤池的,眼看着宫人被堵了嘴拖出来,眼看着寒光泠泠的横刀被举起,又眼看着匹练般的刀光落下,那一颗颗人头滚落在地面,鲜血喷溅成红泉,染红了宫中的青石板。

  一条条鲜活的生命,转眼就悄无声息地凋零了。

  虽然跟在王后身边没有多长时间,但芙蕖已然有些不记得宫中的恐怖,甚至已经没有那么惧怕大王,然而今日之事却像一记闷棍,狠狠敲她一个警钟。

  赵全福深知怎么摧毁一个人的意志,更何况是芙蕖这样一个还有些天真的姑娘。他摆一摆手,让人把尸体都拖走。

  “知道大王为什么留你一命吗?”他的声音依旧是那样温和。

  芙蕖有些恍惚地跪到地上,冲着寝宫的方向叩首道:“奴婢,谢大王不杀之恩。”

  赵全福指一指汤池的房门,提点她道:“今晚在这道门外,你听到的任何一个字,都不能透露出去。”

  漫长的黑夜终于还是过去了。

  卯初时分,凌阳城赶早做早点买卖的小商贩们,发现一件奇怪的事。今日的儒生似乎都起得分外早!客人多,生意就好。这样的好事,请再来两打!

  小贩把包子和馒头递过去,热情地问道:“郎君,今日可是有大型的雅集要举办?”

  儒生炫耀般地笑道:“那可不是雅集!咱们是要联名向大王谏言!如今新后牝鸡司晨,这可是卫国史上从未有过之事,岂容她一小小妖后颠倒乾坤?!如今卫国有难,正是我等儒生尽忠报国之时!”

  友人扯他道:“你跟他说这些作甚么?提防事不秘,坏了大人谋划。”

  “他一个小贩能懂甚么?”

  儒生不悦地嘀咕反驳,但到底不敢再耽搁,便和友人一起匆匆离开。

  小贩又送走几位客人,买卖一时清闲了,便和附近几个熟识的商贩叨叨这件事。他忿道:“我确实不懂背甚四书五经,却也知道一件事,但凡大王不高兴,便谁也不要有舒坦日子过!管天管地也管不着男人宠老婆吧!也不知王后哪里惹着他们了?”

  几个商贩也唉声叹气。

  “又要没生意做咯!也不知要闹几日?”

  “他们都是读书人,家中年年有余粮,哪像我们指着每天赚得三瓜两枣过活!”

  “我听说是因为王后要干政的事,他们才聚众谏言。教我说,平头百姓家还有一两个泼辣的婆娘呢,王后里面出个厉害点的也不稀奇!依我瞧厉害一些倒更好呢,免得被人欺负不是?先后不就去的不明不白吗?”

  “唉,今晨出摊时,我遇到邻居,他跟我说了一事。他说,四更鸡鸣时分,宫中东门开了,那些跪在问政殿前的大人们,已经放弃跟大王做对。还跟我道,这下不用担心了,没事了!谁知,这戏竟是一出接一出地唱!”

  凌阳城的商贩因经历多了,比黄土里抛食吃的百姓,多长一些见识。他们说一句,叹一回,心中惶惶,纷纷感觉到都城里的风雨欲来之势。因怕遭上祸事,勤快卖完东西,便早早收摊离去。

  卫宫东门外,一波又一波的儒生在聚集。他们少则三五一群,多则十几人,甚至几十人;仿佛完成某种神圣的仪式似的,他们沉默无声地汇聚在一起,正身跽坐在东门前的广场。

  不大一会,竟然聚集有两三百之数。

  他们每个人都沉默地等待着,直到太阳射出第一缕光线,御史大夫方瀚在家人的搀扶之下,在一群百姓的尾随之下,一步一步地从家门口徒步走到东宫门前。

  方谨从地上站起来,急奔过去,一把推开方证,搀扶住祖父的手臂。他大声地恳切道:“祖父!您怎么来了?您不该来的!御医说了,您得卧床休息!”

  “为大王尽忠,是我的职责!”

  方瀚面色憔悴,脚步踉跄,他的声音虽然有些虚弱,却十分坚定有力。看到他的到来,儒生纷纷行礼,激动又尊敬地唤他一声“方大人”。

  方瀚一幕一幕地环视他们,深沉地道:“你们不该来!都回去!”

  有人在人群里喊道:“大人,请让我们也为您尽一份力!您一个人说的话,大王他置之不闻;我们这么多人,这么多声音,他总不能无视吧!”

  “就是啊,方大人!虽然我等人微言轻,但如今卫国国难当头,妖后祸国,大王被迷惑,我等儒学生怎能冷眼观之!饱读诗书不就是为了辅助明君吗?大人,我们不走!”

  方瀚再三呵斥儒生,儒生坚决不肯离去。

  也不知是谁,激昂地大喊一声:“誓与方大人共谏言!誓与方大人同生死!”

  儒生年少气盛,一被怂恿,登时群情激昂,纷纷挥手呼应。追随而来的百姓本就是方瀚的崇拜者,见到这样一幕有感染力的场景,也都跟着大声呼喝。

  “誓与方大人共谏言!”

  “誓与方大人同生死!”

  几百号声音一齐呐喊,声势颇有一些壮大。

THE END
喜欢就支持一下吧
点赞0
分享